盧詠恩

姓名 盧詠恩 班級學號 A102060115
實習單位 澳門電台

每天上班回到坐位的第一件事,就是開當天的日程表,有時候是總編分配工作,有時候是空出來讓記者去填。
「為什麼不在台灣找實習呢﹖」「口傳可以到哪裡實習﹖」不論在台灣跟澳門都會有人問。我覺得在澳門找實習,畢業後回去打工的機會會比較大,因為台灣畢業回來找工作本來就比在澳門讀大學的難,而且在澳門實習是用粵語,我知道自己的國語不能跟台灣人比,倒不如回去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而我選擇在電台實習,是因為我一直都很想進電台打工,所以就到了澳門唯一一家電台實習了。

電台記者常常去的地方都是司警或者法院,記得這一天的新聞是有個男人因為一些普通的鄰里糾紛,就把鄰居斬死。
「我對你們這一屆的實習生期望一點也不高」 — 這是主管在7月底的時候講的一句話,在電台實習一點都不容易,主管和編輯都對我們很嚴格,除了在台灣讀書的我,還有6位在澳門讀書的實習生,9月還有1位來自北京的實習生,總共有8位實習生,主管說之前那幾年都只有1、2位實習,所以怕人多了只會連累正職的原來工作。也因為人多,我們實習生用了半個月去練好廣播稿,粵語跟國語不一樣,粵語有九個聲調而國語只有四聲,發音、語速、語調、斷句都要自己揣摩,錯了就要重新錄。正職一開始有教了我們,但不會一直有人拿著你的手去教你要怎麼做,只好在下班後看書找影片或者一直多練習粵語廣播。

從第一天到最後一天一起奮鬥的實習夥伴們,兩個月很快就結束了,但美好的時光是不會忘記的。
在電台實習不會有差別待遇,實習記者跟一般記者都一樣,從採訪、寫稿、錄廣播稿、後製剪接,做錯了被罵是很正常,寫錯了就要改,改不好就不發你那條新聞。所以每一次讓總編看我們實習生的稿子都很怕要重寫,但當他說好,可以放上網,甚至讓我們去錄音的時候,當刻真的很感動。後來愈做愈上手,從1天1條新聞變成1天幾條新聞,因為電台跟電視不一樣,是看不到臉的,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新聞有我的名字跟錄廣播稿一句﹕「澳門電台實習記者 盧詠恩 報導」。

2個月的實習很快就結束了,記得有人跟我說過,實習不是看你拿了多高分、做了多少事情,實習是為了擴充你的社會圈子跟人脈,讓你在畢業後可以找到工作,我覺得實習是為了讓你知道這份工作是不是你以後想要做好幾年的工作,如果覺得不適合就再找到底那一樣才是適合自己。在最後一天實習的時候,主管說對我們另眼相看,雖然這一屆很多人但其實也是很能幹的,只是性格上慢熱了一點,也希望我們畢業後可以回電台繼續當記者。